小若出生半個月,感冒的把拔和小婕

本文原於2003/3/21發表於『愛米..愛你』

原先計畫只生一胎,即便長輩們透過小婕間接施壓(他們常要小婕來跟我說:我想要弟弟!),我也不為所動。經過將近七年的耳濡目染,小婕的立場早就跟爸媽一致了。記得她還在唸中班時,又有人跟她說:叫馬麻生個弟弟或妹妹給你作伴!小婕很篤定的回答:我看我媽是生不出來了啦!她念大班後,換了一個褓姆,褓姆家有兩兄弟,哥哥跟小婕一樣大,弟弟比小婕小一歲,三個人常常玩在一起,甚至有次,小婕主動要求要在褓姆家過夜。後來有次在送她上學的車上,小婕突然有所感的跟我說:馬麻,二個小孩很麻煩喔?常常吵架,馬麻會很辛苦。

沒想到不久之後,我竟發現自己懷孕了。第一根驗孕棒還是小婕陪我去買的。一開始她對我懷孕的exciting程度,在之前文章已經描述過。整個懷孕過程,我們的生活沒有多大改變,小婕依舊常常賴皮要睡在我跟把拔中間;依然每天上午我幫她綁頭髮後、把拔送她去上學,晚上我儘可能去安親班接她;把拔加班的時候我還是常會帶她去zoo mall吃晚餐、逛信誼書坊;我加班的時候她還是會跟把拔去小火鍋店約會,他們倆超愛我們家附近的涮涮鍋,每次必點霜降牛肉, 吃完後他們會偷偷摸摸去金石堂「亂買」,刻意不讓我知道!唯一不一樣的是,我的肚子一天一天大起來了。

懷孕中後期後,小婕常常讚嘆:馬麻的肚子變得好大喔!每天跟她一起洗澡時,我會跟她描述:以前她也是這樣住在馬麻肚子裡,而且她比小O還會踢馬麻,有時候從肚皮上就可以看出她小手小腳的樣子........。如果產檢時間許可,也都儘可能讓小婕一起去,20週要照超音波時,小婕還蹺了雲門的舞蹈課,醫生跟我們解釋螢幕上小O的種種時,小婕聽得、看得比我和老公還認真!妹妹的小名『小O』也是她想的。凡此種種,都是希望小婕可以儘早適應『不再是唯一』的狀況。

可是,小婕畢竟獨享把拔、馬麻全部的愛將近七年,一下子要她學會分享,不太容易。接近生產時刻,她的抗拒逐漸明顯。連安親班老師都發現到,老師跟我說:小婕之前常會跟她分享要當姊姊的喜悅,還會幫妹妹想名字----我叫依婕,所以妹妹要叫『ㄦˋ婕』!可是現在她會說我想要當妹妹,不要當姊姊!

生產住院期間,雖然請阿嬤每天都來家裡陪小婕。可是第一晚小婕就唸著把拔、馬麻一直哭,直到入睡;阿嬤說第二天她一睜開眼睛就說要找把拔、馬麻,接著又哭了,一直哭到小學;後安親班老師跟我聯繫說,當天小婕的雙眼真的是腫起來的。因此之後的每天傍晚我讓老公回家去陪她洗澡、吃晚飯後再回醫院來。小婕沒再像第一天哭得如此傷心,但可能因為心情不好,我們又不在,她感冒了,非常嚴重的感冒。第二天晚上9點,我從醫院打電話回家,是她接的,我問小婕你在做什麼?她的聲音好沙啞、虛弱,跟我說:馬麻我在睡覺,我不舒服。我心一揪,眼淚就止不住了。我好心疼,恨不得立刻回家陪她。

出院回家那天,下大雨。到家後發現小婕睡在我們床上發高燒!阿嬤說上午要上學前,小婕就叫不起來,發現發燒後就給她吃退燒藥,她繼續睡,一直睡到12點我們到家後還在睡。當時我好生氣,一方面氣自己沒能好好照顧她,二方面更氣我娘,小孩發燒不是吃了退燒藥就一定會退燒,從上午7點到中午12點,她就讓小婕一直睡,還說她叫不起來!趕快給她貼上退熱貼後,讓莉莉煮了稀飯,我一口一口吹涼餵她。

她的感冒十分嚴重,所以我要求她在家裡要戴口罩,而且不可以靠近妹妹。無法參與讓她對妹妹的疏離感越來越明顯。妹妹的先天性心臟病,佔據我絕大部分的注意與關心,讓她越來越不親近我。以前她非常黏我,每天回家後就會跟我詳述今天在學校和安親班發生的大小事情,現在她異常安靜,一個人默默看著Yo Yo TV,問她學校的事情也意興闌珊;老師也發現她除了變得沈默外上課也沒以前專注;我跟老師都發現以前她造句,都會用『我的媽媽......』、『我和媽媽.....』,現在一律變成『我的爸爸......』、『我和爸爸.....』;我警覺到狀況的嚴重,除了請老師幫忙開導;我和老公也花許多時間跟她溝通關於妹妹的狀況,我更犧牲坐月子的睡眠休息,每天早起親自幫她綁頭髮、陪她用早餐,讓她知道一切都跟以前一樣的,馬麻一樣這麼愛她,而且還多了一個愛她的妹妹。

寒假開學後,小婕的造句作業出現,『希望』----我希望妹妹的病趕快好,我要帶她出去玩。我知道,我貼心的小婕回來了!

全站熱搜

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