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婕出生3天在新店耕莘醫院

本文原於2003/3/6發表於『愛米..愛你』

懷大女兒是在我們打算去做不孕檢查時發現的。當時在政大上班,透過政大老師介紹,決定在新店耕莘醫院產檢與生產,主治大夫是鄧森文。

那時候我已經以自用汽車為交通工具,隨著肚子一天天大,常擔心會不會有一天肚子頂到方向盤,事實證明並不會;不過並排停車時,駕駛座這邊的距離一定要保持讓車門可以全開,不然會卡到肚子無法下車!

大女兒預產期是85/7/11。整個懷孕過程堪稱順利,但是越接近預產期心中還是忐忑不安,沒想到在37週產檢時,鄧大夫告訴我,他七月初要去國外開會,很有可能會碰我要生產的時間,所以他會將我的相關資料轉給張正坤醫師。這讓我更擔心,熟悉的醫生竟然不在!

6/30(週日),發現有一些紅色分泌物,和老公緊張的到醫院,住院醫生只問了第幾胎、有無其他症狀,連檢查都沒檢查就說先回去,還早!

隔天7/1,是銀行的會計年度結算,服務於銀行的老公放假。清晨5點多上廁所時發現有透明分泌液,依據昨天的經驗,我想應該沒關係,就繼續睡,9點多起床後跟老公說,老公越想越不放心,所以我們又出發去醫院,而且還是我開車!(當時,老公才剛拿到駕照沒多久,開車經驗和技巧都沒我豐富!!因此後來我總驕傲告訴別人,我是自己開車去醫院生小孩的。)

到了醫院,醫生檢查後說:你破水了!

除了破水,我沒有其他產兆,醫生說:破水後,Baby已經和外界接觸,容易感染,所以必須進行催生。不久我就被灌腸,並開始打催生藥,且必須一直躺在床上,連上洗手間都不行!不知為何,催生藥對我一點用處也沒,沒有宮縮所以我感受不到絲毫陣痛,唯一的感覺是很無聊,我還跟老公說:以後醫院給產婦的生產住院必需品清單中,應該加上雜誌、漫畫,以打發待產的漫漫時光。

當時新店耕莘醫院的待產房十分沒有隱私(不知道現在有無改善?),所有待產婦都一起待在產房外的一個大房間,一人一張床,只用布簾拉起來,完全沒有隔音,因此也讓我看到不同的待產情況。 

隔壁床的太太,十分安靜,只聽到她先生很小聲的說:很痛!是不是?她回答:還好!(從她聲音,我可以想像應該很痛!!),一會兒她先生又說:抓住我的手?她輕聲說:嗯! 

對面床,聽聲音應該是年輕少婦,哭喊的很淒慘,一會兒叫先生、一會叫媽媽,她媽媽因此請護士來看好幾次,我記得很清楚,最後她大叫:媽~~~~我要大便!快大出來啦!就被推進產房了。(事後求證有自然產經驗的朋友,Baby快要出來的感覺真的跟想上大號的感覺很像!!) 

相較於她們的痛楚和激烈,我只能等待醫生每隔一小時來檢查一次後說:還是2指(子宮頸只開2指寬)。 

從上午10點左右開始催生,一直到下午4點多,我完全沒有陣痛,子宮頸也一直只開2指。醫生跟老公說:破水超過12小時還沒生的話,Baby很容易受到感染,他建議我們考慮剖腹產。原本打算自然生的我們,討論將近一個小時,因為不想在待產室過夜,加上醫生判斷最後需要剖腹的機率很高。就同意開刀。 

一切是那麼匆促,我就被推進開刀房,一個人躺在開刀床上,只覺得很冷,護士給我加毯子,還拿燈給我照。麻醉醫生先到,說一口廣東國語,應該是香港人。他跟我解釋麻醉的過程,說麻醉只會讓我沒有痛覺,知覺還是有。我只關心地強調說Baby一生出來,要先給我看!他答應好。 

整個人側躺縮成蝦米狀,麻醉藥從脊椎尾端打進去,心裡的惶恐讓我不覺打麻醉針的痛。幾分鐘後,醫生判斷麻醉OK,準備開刀,我頻頻問麻醉醫生『真的不會痛嗎?』,一刀劃下去(我真的感覺到刀子劃上肚皮!!),我大叫:你騙我!好痛!最後的印象是他在我臉上蓋上類似氧氣罩的東西,我就失去知覺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ylin 的頭像
amylin

Amy's talk愛米愛你

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