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生三天依偎在把拔懷裡的小若

本文原於2003/3/16發表於『愛米..愛你』

91/12/31在公司發完請假職務代理的mail後,回到家已經7點多,晚餐後發現有紅色分泌物,雖然已經排訂隔天要開刀,老公還是很緊張,擔心我會不會半夜突然陣痛要生了,我摸摸肚子跟小O說:小O最乖,一定會等到把拔、馬麻預定的時間才出來的。

1/1開國紀念日,大家都放假,當天有低溫特報,好冷。陳醫生交代約莫中午悠閒地到醫院即可,但是上午10點之後就要禁食。所以9點起床後,先享用豐富的早餐;10點左右,從頭到腳仔仔細細地洗一遍,之後可要30天不能洗澡、洗頭呀!老公嚴格要求,這次坐月子絕對要遵守這些『古訓』,不可像上次,不到二週就偷偷洗頭、洗澡。關於這些禁忌,不管是有根據或是以訛傳訛,他都奉行不渝,唉!真虧他受過高等教育,不過想想他也是為我好,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內,就依他吧!

11點半,一家『四口』拎著住院必需品,出發前往醫院。因為是假日,醫院沒有門診,十分冷清,辦妥相關手續後,先到急診室抽血、量血壓、胎兒心跳,選定病房後就直接到病房待產了。這次住好大的一間單人房,病房大的足足可以再擺下一張單人床,護士說如果陪伴的家屬需要,的確可以加一張床。光是病房每天的自付額就要4750,我跟老公說好像住五星級飯店,太奢侈了!他堅持住的舒服比較重要,沒差那幾百元,而且有商業保險可以cover 啊!後來才知道這間病房,我二位大學同學生產時都住過,真巧。

進病房不久後,護士就要我換上開刀服,並且幫我進行剃毛、灌腸、插尿管等手術前例行準備工作。接著要打點滴。第一個護士,試了三次,我的手臂被她弄得好痛,她還一直嫌我血管太細,後來換手背,還是不行!她說要換一根針就先出去,一會兒,換另一位護士進來,沒兩下就打好了。我跟老公說,剛剛手臂的地方一定會瘀血,果然,一直到我出院,瘀血都沒消。打點滴是很基礎的護理訓練,希望所有護理人員要多加強,不然病人得平白無故多挨好多針,很無辜的!

打完點滴後,就在肚皮綁上監測baby心跳和陣痛的儀器,護士頻頻進來檢查說都沒陣痛!ㄟ,我本來就是預定來開刀,又不是來催生,幹嘛要陣痛。四點左右我娘、我妹、我弟和莉莉(我們家的菲律賓阿姨)也都到醫院來了。四點半護士來推我進開刀房。上次生產臨時決定開刀,根本沒時間擔憂就開完了,這次不然,有了上次的經驗,我十分擔心麻醉的狀況,甚至想要跟醫生說直接全身麻醉算了!

麻醉醫生十分親切,聽我描述上次的狀況後,非常仔細地跟我解釋,每個人對於麻醉藥的反應不一,但是他們只能抓多數的經驗質,所以有可能會有我上次生產疑似麻醉不完全的狀況產生。但不能因為如此,這次就給我多一點計量,他說他會一直在旁邊,掌握所有狀況。從進開刀房到離開,我都沒看到麻醉醫生的長相,不過他的聲音真的讓我很放心。一樣縮成蝦米狀從脊椎尾端將麻藥打進去,可是這次我明顯感受到胸口以下的下半身有腫起來的感覺,醫生說這就是麻藥發生作用了。我交代麻醉醫生,要5點以後才能開刀(看好的時辰呀!),而且要抱baby 給我看,上次兩天後才看到小婕的遺憾我不想再重複。

一會兒,陳醫生進來了,確認我的身份後,麻醉醫生提醒說要5點以後才能生(嗯,有盡責),陳醫生要我看牆上的鐘,5點整了!陳醫師發號司令開始了。我只聽到儀器不斷抽取羊水和惡露的聲音,還有感覺肩膀好痛、好痛!跟麻醉醫生反應,一會兒他拿起針筒要加藥進點滴中,因為之前剛發生北城醫院打錯針的事情,我立刻問他這是什麼藥?他解釋是讓我肩膀不會痛的藥,藥效很快,一下下,我的肩膀就好多了。肩膀不痛後,我才想到問醫生,刀子劃下去了嗎?麻醉醫生笑著說,小孩都快拿出來了!我十分驚訝:真的嗎?我一點感覺都沒有耶!沒想到接下來陳醫生說「頭太大!」,開刀房陷入一陣緊張,陳醫生指揮的語調提高、聲量也放大不少,他們都說英語的專業名詞,所以我不清楚他們做了啥處置,但是感覺醫生和護士好像都很用力!一會兒小孩出來了!哇!哇!十分秀氣的哭著,護士說是女生!

陳醫生問:有沒有要存臍帶血?My God!我們竟然忘記把臍帶血銀行給的東西帶進來,還好我們的病房就在開刀房旁,護士跑出去一下,就把裝臍帶血的袋子拿進來了,聽老公說,陳醫師出去後還訓他:這個爸爸,怎麼連臍帶血這麼重要的東西都忘了!

護士將小O稍微擦拭後就抱給我看,小O臉上身上還有許多白色黏膜,眼睛也沒有張開,可是她認真的哭著,小手、小腳動個不停,我喚著:小O,我是馬麻,心肝寶貝,歡迎妳!眼淚也不自主地流下來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ylin 的頭像
amylin

Amy's talk愛米愛你

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