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三(3/16)傍晚我跟老闆從新竹回台北,剛談成一個新學程,一路上我們很開心的吃著香脆花枝丸(我知道不應該,原本只想吃一顆,實在太~好~吃~,我吃掉了一串四個,身邊沒有樂保美,還好有隨身帶著『纖貝麗』,趕緊吞下四顆,讓自己不要這麼罪惡),老闆也體貼的要直接送我回木柵家裡,就在車子快到新店,接到我妹電話,說我娘騎車跌倒,現在萬芳醫院急診室,電話中也說不清,我就懸著一顆心,直接趕到萬芳醫院。

一進急診室看到媽媽,我眼淚差點掉下來,她臉上盡是驚嚇和虛弱,頭上縫好的傷口還滲著血,衣服上盡是大片血漬,嘴巴也是腫的,看得出來嘴巴也流很多血,兩手都是擦傷和瘀青,手指頭關節、手腕都腫的好厲害,腿上身體也是挫傷和瘀青。我妹說媽媽是在貓空騎車跌倒,被警察和救護車送到萬芳,到院時是下午一點多。而警察和醫院不知為何都沒有積極聯絡家屬(我娘隨身包包中就有我們所有小孩的辦公室電話和手機),警察不知是如何查的,反而打電話到我弟妹娘家,親家母以為是詐騙集團,接一通後就不敢接,以致直到我弟妹下班回家才知道媽媽出事。

而萬芳醫院急診室實在很可惡,媽媽一點多到已經昏迷,醫院只有處理她頭部的撕裂傷,縫好後媽媽才醒過來,護士問媽媽要不要聯絡家屬,媽媽說:不用,大家都在上班,反正晚上就會下班了。醫院就真的沒積極聯絡,也許這不是醫院的責任,是我苛責。但是從一點多他們就讓媽媽睡在走道上,除了縫好她頭上的傷口,打上點滴,其他啥處置都沒做,一直等到我妹趕到醫院。發現媽媽手腕腫的厲害,跟護士說,才安排照X光,我趕到醫院時剛剛才照完手部X光,確定沒骨折。而我們跟護士說媽媽手很腫,也有很多外傷,護士就丟一句先給她冰敷,還是一旁的病患家屬,告訴我們那邊可以拿冰塊。

媽媽的狀況真的不是很好,我跟護士說要讓媽媽住院觀察,護士才說要先安排腦部電腦斷層掃瞄,才確定要不要住院?這時候已經八點,距離媽媽入院已經將近七個小時。這一照,發現腦部有出血,急診醫生跟我們解釋的很輕鬆,並說已經請神經外科過來會診,而護士這時候也才開始來抽血做一些手術前的準備。神外醫生總算出現,他的說明就很嚴重:有三個出血點,其中一個靠近腦幹,出血範圍不大雖然目前還不需要緊急開刀,但撞擊後的腦部可能會有延遲性出血,所以72小時是觀察期,還說媽媽腦部周圍撞的爛爛的(還說二次).....說這麼多後,護士要我簽『病危通知單』,然後醫生說這要進ICU,但是他們醫院ICU目前滿床,所以要『轉診』!醫生一直強調,他已經離開醫院,是被call回來,在回來路上,他就一直在幫我們找病床了,可是真的滿床,所以要『轉診』,他們也正在聯絡何處可以收。我跟媽媽說明狀況時牽著媽媽的手,媽媽突然握好緊,然後不鬆開,我知道媽媽受驚了,我好心疼,眼淚直在眼裡打轉,強忍住避免媽媽更擔心。

快九點說台安可以收。我弟妹在國泰上班,所以既然要轉就看國泰有無床,可以方便照顧,萬芳一知道我們家有人在國泰上班,就說那你們自己聯絡看看,9點半左右確定國泰有床,且願意收。等救護車到國泰,國泰醫生看了萬芳的片子,懷疑出血不是撞擊後,而是先出血再跌倒,所以先進ICU,先給降腦壓的藥,並安排在隔天進行血管攝影,一切安置妥當已經十點半多。

回到家我就忍不住放聲大哭。。。除了擔心媽媽的狀況外,我還生氣萬芳的處理過程,沒有家屬在旁邊就可以這樣放任病人不管嗎?他們處理頭部受到撞擊病人是這樣的程序嗎?萬一在他們拖延的七個小時中,媽媽出血有惡化,他們要如何以對?........媽媽吉人天相,不然我一定要找萬芳急診室算帳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