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完全不對題,先說圖好了:結論就是小若啥都能玩,丸子阿姨送的『高雄』就這樣塞在茱諾莉阿姨做的水壺袋中,一個人玩很久,然後要我幫他們照相,拍完還要check,第一次被她否決,原因是妳沒拍到『三個』,喔,不就是兩隻熊?這樣特寫OK嗎?小若滿意的點點頭,大家有看到小若的第三個好朋友嗎?



六年級的姊姊,生理和心理都逐漸進入青春期。新導師的引導,讓她行為導正很多,對自己該做的事情也一改以往隨性的態度而認真積極起來,但賀爾蒙的困擾,還是會讓我們母女之間偶而陷入緊張的狀況。

學校規定二、四要穿運動服,我跟爸爸完全都不知道。五年級時她也幾乎以挑戰學校規定為最高原則,除了她最愛的戶外教學和不得不的體育表演會,沒見她規律穿過運動服。週一深夜,他突然去陽台找運動服,發現還躺在洗衣籃中嘴巴就噘起來說,我明天要穿運動服ㄟ!態度不是很好,我也稍微放大音量說,妳知道我們家洗衣的頻率,妳沒先說,誰知道妳何時要穿運動服?然後要她將還沒洗運動褲(其實不髒)拿起來再穿一次,上衣就搭方便活動的T恤就好,她不情願的拿起運動褲回房。過一會兒出來跟我說:媽媽,妳可以現在幫我洗運動服嗎?當時超過午夜12點了,我更生氣說,現在幾點了,如果妳很在意應該自己去洗啊!她沒說話回房去,之後我發現她將運動褲丟回洗衣籃!我後來有將衣服放進洗衣機洗,但真的沒力氣等到洗好晾起來。

隔天早上,喝奶昔、泡瓜茶、說再見,就是都不說昨晚的事情。他們出門後,我開始認真工作,但我心裡記著一件事等等要去書房抽屜翻卡片,寫給姊姊,跟她道歉昨晚的媽媽不對的地方,也要提醒她自我負責的態度。卡片翻出來一直沒空寫。下午姊姊打電話回來,透過電話,我跟她對不起,電話二頭我們都是哽咽。掛掉電話,我知道姊姊跟我都上了寶貴的一課,這樣的衝突以後不敢說沒有,但絕對會減少很多。



姊姊說:媽媽,我可以學素描嗎?如果是之前,我一定會說,妳功課這麼重,還要上英文,而且爸爸媽媽無法接送你,讓她打退堂鼓。經過這陣子的學習成長,這次我問她:妳真的想學嗎?這樣妳寫功課時間會變短,也沒啥時間可以複習功課,上課得更認真專心。姊姊真的想學,並承諾她可以。第一天上素描,我去觀察,姊姊很沈浸在畫畫的喜悅中,老師說雖然她沒基礎,但是耐性夠,也有點天分,可以訓練,建議我們一週上五堂,但當天回家寫功課寫到11點,之後還發生前述的運動服事件。跟保母聊這個狀況,保母的擔心跟我之前一模一樣,但我很有信心跟保母說:只要真的想要,絕對有辦法。這幾天姊姊跟我就秉持這個信念,我們跟安親班溝通,帶姊姊學習搭公車,模擬各種狀況。昨天,安親班主任、老師主動表示可以協助接送,並在畫畫課結束後,接姊姊回安親班用餐,寫功課並複習。一切真是太棒了,四點半去畫畫,六點半回安親班,在安親班寫功課有效率多了,不到九點就完成。接著要讓姊姊帶奶昔去上學,在畫畫課前泡來喝。只要你真的想要,絕對有辦法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