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我生長的家

正在讀東京鐵塔的書稿,又是一本會廢寢忘食的動人小說。讀到下面這段文字讓我比剛剛看超級星光大道還激動....

「親子」關係其實很簡單。 

就算分隔兩地住,就算幾乎不見面,父母親和子女的「親子」關係是不會有所改變的。

可是,如果變成「家族」這個詞,關係就不像「親子」這麼簡單了。

就那麼一次、幾秒鐘的射精,就可以決定一輩子的親子關係,可是「家族」的關係卻是建立在生活這塊令人窒息的土壤上,需要慢慢花時間累積努力,有時候還必須犧牲自己來灌溉土壤。

可是最後得到的收穫,有時會在一次幾秒鐘的爭吵而簡單地被毀壞,所以「親子」可是說是加法,「家族」不是只有加上去,也有往下減的。

歌劇「費加洛的婚禮」裡有這麼一句台詞,「在所有嚴肅的事情裡,結婚這玩意兒是最玩笑的。」

比「親子」更輕鬆就能成立的就是「夫婦」這種關係。

 一對隨便結下這種簡單關係的男女,順其自然就成了父母,沒有選擇地就形成了「家族」這個困難的關係結構。
過著得過且過的日子,只要灰塵不向外掃,堆積到房間的角落裡,隨著時間的流逝,也自然可以堆積出一個假象的「家庭」。

可是家族關係是很敏感的,越是看似沒感覺的地方,越是需要仔細地去感受。客廳的牆壁裂了一條縫,就算是看習慣了,把它當成笑柄來提,可是那裡一定會有一絲風吹進來,即使笑著不當一回事,風還是會吹進來。

一定要站起身來去修補那條縫,要覺得有那條縫是不好意思的。

每個人在家庭裡都需要扮演自己的角色,身為父母親的自己,身為有配偶者的自己,身為男人和身為女人的自己,每一個人都需要有「自覺心」。

一種讓人害怕又讓人覺得麻煩、壓力很大的「自覺心」。

沒有那種自覺心的夫婦所建立的家庭就像蓋在沙灘上的樓閣,暴風雨一來就會被波浪捲走,只留下家族的殘骸在沙灘上。

就像夾在沙子裡的貝殼一樣,孩子們就是從那裡去尋找波浪的去向。

既不孤寂也不悲哀,他們是用非常冷酷的眼神在看的。

正因為他們無法發言,所以更能正確地感覺出那時的狀況和氣氛,然後就具備一種知道該如何表現的演技。

那就是弱小生物保護自己的一種本能。

我們常聽到一句話是「有些事情只有夫妻自己才知道」,這個我不否認。

可是也有「只有夫妻自己不知道的屬於他們的事情」而孩子或是旁人們卻看得非常清楚。

曾經有人說過這樣一段話。

讓事業如何成功,都沒有讓一個家庭幸福來得困難。



我。我。我。。。。詞窮了!只能借用出版社介紹的文案----Lily先生,謝謝你! 


 



原文出處: 【閱讀】東京鐵塔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