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若有條從出生用到現在的臭被被,是奶奶給的橘色浴巾。無論到那裡睡覺都需要這條被被,去年上學後,有幾次帶到學校午睡用,忘記帶回來,因而大吵大鬧。老師建議我將被被剪成兩半,一半放學校,一半放家裡,這樣兩邊都有,萬無一失。我問小若,她當然不肯,老師也不知如何說服她,有一天她的被被就變成二塊『抹布』回來。其實這件事我小小滴咕一陣,老師應該讓我們自己剪,學校剪的像狗啃的,而且其中的一半,後來又被剪成一半,等放寒假時,其中的1/4已經不見,所以小若現在珍愛的被被是1/2加上1/4塊橘色類似抹布的浴巾。

隨著小若成長,現在多數日子的午睡都可以不要被被了,所以被被就一直無恙的放在家裡,等待小若晚上睡覺的恩寵。但是日子總有意外,偶而她會心血來潮,堅持今天要帶被被去學校,而且二條都要帶。每次這樣我都會特別叮嚀老師和小若,一定要在上娃娃車前,將被被放進書包。

這個週二是小若因為感冒休息一週後恢復上學第一天。她說要帶被被去,當然好。不過這天我忘了叮嚀老師和小若要記得帶回來。就在下午六點,我在辦公室接到老師來電,老師很抱歉說:被被忘記帶回去.....同時解釋為何忘記的狀況,我一點都不怪老師的,一個老師要照顧八個孩子,總是會有疏忽遺忘的時候,老師很不好意思,問我六點半前可以去學校拿嗎?當然不可能,我們六點半才下班。老師知道小若對被被的依戀,很擔心說:晚上怎麼辦?換我安慰老師說:沒關係的,屆時見招拆招。

晚上回家,我們絕口不提被被。幻想小若會不會自然遺忘而平安度過這夜。唉,果然不是過年(就算過年,我都跟這種好運無緣啦),當小若拿到她的睡前奶時,就說:還有被被。我只好誠實的跟她說:妳沒有將被被帶回來。她不信,直說:有啦,在書包裡,自己衝到玄關旁翻書包,當然找不到。我再度堅定跟她說:黃老師有打電話給我,說妳午睡起來就急著出去玩,忘記將被被收回書包。她根本聽不進去,開始在家裡翻箱倒櫃,連碗櫃、清潔櫃都翻.......,確定無望後,開始大哭,怎麼哄都是:我要被被,我要我的被被。弄到老公快抓狂,我只好卸下我肥肚上的美帶子,跟小若說:我們去房間,我說被被的故事給妳聽。我常常天馬行空編故事給女兒聽,通常比傳統的床邊故事更受她們歡迎。不過這晚其實我腦中沒啥被被故事的idea!我先安撫她喝奶,突然靈機一動跟她說:那今天晚上,媽媽當妳的被被!然後就伸手環住小若,小若聽到我這樣說,眼睛一亮,破涕為笑,那表情我好受感動!

從那天後,睡覺前,小若就會仰頭跟我說:馬麻,妳今天也當我的被被,好不好?我的小心肝,當然好啊

關於小孩的戀物,我都順其自然,小婕小時候也有一條這樣被被,上了大班後,自然而然她就不要了。關於孩子戀物,我覺得這篇文章很值得參考:

孩子有戀物癖該怎麼辦?
文章摘錄自:http://www.dadupo.com.tw/m-u/2004-8/link-3.htm

人類在嬰幼兒時期時,寶寶即會透過各種感官來滿足探索的需求或安撫情緒,例如:為滿足口腔吸吮慾望,就有了吸奶嘴、手指等動作出現;為滿足觸覺舒適的感覺,就出現了撫摸棉被角,或是藉覆蓋熟悉柔軟的毛巾、毛毯、棉質紗布、玩偶、枕頭等方式。

但是從發育的觀點來看,這些現象都是自然的過程,尤其是小baby時期,當因為想睡覺、肚子餓、尿片濕、興奮、不順意的憤怒情緒等情形出現時,父母或照顧者可能會隨手拿些替代物來安撫孩子的情緒,這些經常被隨手拿來使用的物品有:奶嘴、紗布、柔軟的毛巾、被子、枕頭、娃娃等,只要不是的過度或不當使用,隨著寶寶年齡的增長,人際關係的拓展與生活作息正常化,多數的孩子是不會對這些替代慰藉物產生依戀情形的,長大後自然對嬰幼兒期所依附的人及物品會慢慢的轉移,而不再強烈需求。

但是如果這些習慣就是一直戒不掉時該怎麼辦?台北市保母協會理事長何雲鳳表示,其實不用刻意禁止已經養成的習慣,因為戒不戒掉這些習慣對於孩子的日常生活完全沒有影響,有的只是外觀上的不好看,但如果這些習慣是孩子的自信心來源,或許等到時間到了,孩子自然會不喜歡,因為對孩子來說,這些東西是他所能掌控的,如果孩子一直戒不掉這些習慣,或許該回溯原因,是不是在口腔期時得不到應有的滿足,或者是父母親沒有給他足夠的安全感,再來想想該如何戒除這些習慣。

何雲鳳說,如果大人都一直戒不掉煙、酒的壞習慣,又何必強迫孩子一定不能如何呢?只要等到他大了,靠自知能力或者群體的力量約束他,自然而然這些習慣就會消失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