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fe

原先計畫上班日的晚上跟同事去看的,打電話跟老公告假的時候,他突然說:可是我也想要看!哇哇!那有啥問題,原以為老公對這種紀錄片不會有興趣,我也沒有跟他提過相關資料,原來是他有同事看過而且推薦他們去看,既然這樣,我先不好意思的call保母,請問她是否可以週六下午幫我們看一下小瑀,保母應允後我們就上網訂了週六下午的票,兩大一小!

第一次到欣欣晶華影城看電影,從捷運中山站散步過去,涼涼有陽光的秋日午後,不算遠。老公提議要不要買爆米花和飲料,我在心裡白他一眼,那是看鯊魚黑幫這類卡通片時才要的配備!識相的小婕說只要白開水,真是乖孩子。

片子由導演與同學五封寄不出的信串連,忠實記錄九份二山四個家庭面對這樣巨變,面對、放下、繼續往前走的過程,並穿插導演與中風父親的對話,來凸顯生命中存在的諷刺。導演沒有刻意催淚,但是透過平凡人物的真實言語對應到每個人生命中的某個片段,都是感動啊!而我,很難用文字妥善表達我的感動啊!

921前一個月,我父親過世,剛辦完喪事,工作上也有點不順。面對921這樣的震撼,當時的我其實還留在自己的悲哀沮喪中,不太能感受到外界的種種。這次透過吳導演的鏡頭,讓我扎扎實實去看清楚: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!片中二歲小女孩維維的喪禮,看到當台電高壓電塔地基工人的爸爸,落寞的背影頻頻拭淚時,我也忍不住淚流滿面。

這對平凡的夫妻,因為討生活,將小女兒放在九份二山,跟阿嬤同住。發生這樣的事情,他們心裡的自責,沒有親身經歷應該很難體會。不禁憶起,小時候,爸媽帶我們三個大小孩在台北,最小的弟弟在雲林給阿嬤帶,因為醫療過失,小弟強褓中就夭折,回到雲林的夜裡,一家人睡通舖,我問媽媽:弟弟去那裡呢?媽媽說:弟弟去天上當小天使了。我知道媽媽淚流不止。。。。媽媽的心情跟片中媽媽應該是一樣的----維維,對不起,原諒媽媽好嗎?媽媽也不知道會有地震啊!很高興最後這個媽媽是將這個寶貝再生回來。

另一對夫妻,也是因為生活將二個兒子放在九份二山娘家,二夫妻則前往日本,住在狹小的公寓,每天搭電車到餐館工作十幾個小時,一年才休假一次回台灣跟兒子團聚。而地震,將他們一雙兒子和媽媽一起帶走了。921當天他們就從日本回來,無奈、無助,在天崩地裂的九份二山,陪伴大哥大嫂找尋他們尚未尋獲的小女兒。一年後,他們選擇重新結婚,讓生命重新開始,而憶及媽媽和孩子,再多的眼淚終究是遺憾。

女大學生,家裡的獨生女,地震後只剩她和二哥。從頭到尾,她的眼神空洞、冷眼看一切,彷彿靈魂已經跟著這場地震走了。有一段她對導演說這次找他們來是想要錄遺書,從失落到怨憤,從怨憤到想以死報復,這是什麼樣的折磨啊!最後她在九份二山前起誓,她會努力尋找另一半靈魂,讓生命完整。隨後前往紐約求學。我不知道,如果我是她,我有勇氣走下去嗎?!

明純、明芳分別才17、15歲的姐妹,在921中失去所有親人。玩電動、打撞球是他們短暫忘記傷痛的方式。在除夕夜裡,兩姐妹對著鏡頭平靜述說,現在什麼節對他們來說都沒有意義了。明芳未婚懷孕,她選擇將孩子生下來,或許是無知,但也是因為無依啊!導演用明芳臨盆的過程當Ending,聲嘶力竭、痛撤心扉後初來人世的小baby,這就是生命的延續。

最後導演才以字幕交代,王家勳,他的大學同學,已在多年前的火災中往生。他們倆的計畫,應該是導演心中很大的遺憾吧!生命無常,真的要努力,儘量讓每一天都沒有遺憾。

謝謝吳乙峰導演和全景的伙伴。

後記:

◆很巧,電影中不斷出現的配樂『走馬燈』,是我爹生前最愛唱的一首歌。

◆全場觀眾都等到所有字幕跑完才起身離席。

◆全景工作人員開口說話,引來全場鼓掌!

◆小婕看到一半睡著,兩個小時又十分的紀錄片,對九歲的孩子來說是太長了。

◆我有瞄到老公偷偷拭淚,雖然他說他只是『揉眼睛』。

◆散場後老公主動拿一千元要我去加入『全景之友』。。。老公,我真的好愛你。。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