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澳門前,我的心情非常不好,跟工作是互相影響的。甚至想將澳門當成畢業旅行。在澳門,跟Nina聊很多,她沒有特別針對我的狀況提出建議,就是聽我一樣一樣細細的說。說完了,好像結就解了,我覺得賀寶芙這個工作很奇妙,在別的工作,我可以將難堪,不想碰觸的那一塊藏得好好的,一樣可以平步青雲,但在這裡,就是得去面對,一關一關過,很累,很難,很想逃走。我在澳門找回動力,跟當初考核的動力有點類似,期許自己成為一顆球,壓越低跳越高的。

腦海中各種想法不斷冒出來,整理思緒之餘,日子一樣轉啊轉。收到推薦的書出版了,可以跟女主人沙龍一起推薦,好開心(超虛榮的啦~~)


透過Nina啟發,我一直想,有那種工作方式是可以兼顧媽媽工作,還可以複製的,看著Nina在M中念講稿,中間移動到我家,跟另外一個人念講稿,在家工作系統也許是,但後端的支援體系該如何建立?需要時間try。呼叫蕙明,Nina工作時,千千正在吃雞腿,不管你們二個誰贏了,都要讓我跟一起去慶祝。



謝謝千千陪孩子們塗我從澳門帶回來的禮物,麻煩你善後,不敢言謝,也無法以身相許,只好帶妳去吃好料~Nina還在售服中,真是隨時隨地都可以工作啊~



還沒想完,待續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