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在下班途中,聽飛碟電台陳文茜主持的飛碟晚餐,她在節目中提到中山大學音樂系副教授蔡敏跳樓身亡的事情,在這之前我沒聽過蔡敏,但是陳文茜在節目中提到蔡教授的好友提及她在中山大學被排擠,可能是他自殺的原因。

陳文茜並說許多大學裡面教授和教授間的派系林立、明爭暗鬥程度不會輸給政治人物。真是說到我心坎裡!我在某大學擔任助教將近八年,這期間看到許多教授現形記與杏壇怪現象。那個老師不喜歡那個老師一定要他走,那個老師很想選系主任其他人卻暗自串連說絕不,那個老師上課情緒失控,那個老師說那個老師洩題,那個老師專包研究賺錢,那個老師論文請學生寫........唉!狗屁事情一堆說不完!!

一般人常因為『教授』的光環,除了敬仰外還會用高道德標準來對待他們。但教授,也是人,只是比一般人會讀書,嚴格說起來應該是說比一般人幸運『有機會』或『有錢』出國唸書(以前出國唸書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除非真的很優秀拿到獎學金,不然就是家境真的要不錯),他們的待人處事、他們的情緒管理,不見的同樣比一般人優秀,特別是如果他是一帆風順、他是畢業後就進入學術圈,他們的挫折忍受力和人際關係更是有待商榷。

雖然我自己也是士大夫觀念下的受惠者,但是我真的覺得文憑不能真正代表一個人的能力,只是index之一。畢竟許多事情是學校不會教,也無法教的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