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年前看到民視記者寫的《一張小抄‧一個阿嬤的勇敢故事》文章後,被阿嬤感動的同時,我也知道在台灣,像徐鶯瑞這樣勇敢阿嬤有很多很多,我家就有一個。

我的媽媽,有個很美的名字----清梅。民國33年出生於彰化伸港。上面有二個姊姊,一個哥哥,下面有一個妹妹。在那個年代,不算人口眾多,但家裡窮,只供得起哥哥讀書。媽媽跟其他姊妹連小學都沒上過。10幾歲就離家到台北工廠賺錢,青春年華時認識開計程車的爸爸,二人情投意合,郎才女貌(上圖為證),23歲嫁給爸爸,24歲生下我。阿嬤不喜歡媽媽,挑剔她不會炊粿、不會做家事,甚至在下雨天將媽媽行李丟出門外,不認這個媳婦。這些事,媽媽從沒跟我們提過,我是聽鄰居阿婆說起才知道的。

我們家是媽媽撐起來的。在家庭即工廠的六零年代,媽媽做家庭代工,用分期付款,慢慢改善家裡的環境。媽媽很忙,她從沒能出席我們在學校的任何活動。一直到我國小畢業典禮,原先也說不能來的媽媽,在我上台領縣長獎時,戴著斗笠,出現在禮堂門口。深知不識字的苦,媽媽很堅持我們一定要唸書,如果沒有她的堅持,我早在國小畢業就去當女工了。

媽媽不擅言詞。她持續用行動表達對我們的愛,甚至後來一樣愛我的先生和女兒。大女兒出生,媽媽放下高薪看護工作,北上幫我坐月子,女兒日夜顛倒,媽媽怕吵到隔天要上班的老黃,就一整夜抱著女兒搖。雖然不識字,媽媽出門從不讓我們麻煩,總是提著大包小包直接出現在我們家。一開始是搭客運北上後轉236到木柵,捷運通車後,媽媽一個人可以在連我都覺得很混亂的台北車站,順利搭上板南線再換木柵線,稱讚她怎麼這麼厲害,她總是說:路,在嘴上。

爸爸的離開,讓我更欽佩媽媽面對困難的篤定與自若。媽媽北上住的幾年裡,常常早上一開門就看見掛在門把上熱騰騰的早餐,雖然有我們家鑰匙,媽媽總擔心開門吵醒我們。想吃米糕、想吃白菜滷,上班時打電話給媽媽,下班時肯定煮好放在家裡電鍋中。女兒在學校外套不見,戶外教學要帶便當,也都是媽媽在張羅。有媽的孩子像塊寶啊。

2007年媽媽被中風擊倒,每次去療養院探望媽媽,細細地跟媽媽報告我們全家的近況,不知道她有沒有聽懂,但看著她偶而露出天真的笑容............我也看到她一直以來的堅韌、勇敢與愛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