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午去國泰醫院看小瑀的檢查報告。

X光片心臟看起來有點大,但在還可接受範圍內。

心電圖,左邊神經傳導有阻礙,我問醫生她爬行時,右腳膝蓋總是不著地,形成用左腳膝蓋和右腳腳掌爬的不平衡現象,是否因為如此?因為小瑀今天沒去,醫生說沒法子判斷,下次一起檢查。

心臟超音波,看起來她的VSD已經癒合,真是謝天謝地,醫生說這是最幸運的結果。但是心臟雜音仍舊不小,所以還是要持續追蹤。但是改成三個月一次。無論如何,真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去超音波室借小瑀的檢查報告時,看一個好好玩的事。一個全身著綠色開刀服的醫生正在講電話,很努力的舉例要讓電話那頭的人知道他說是那個字,他先說,寧靜致遠的『致』;顯然對方不懂,他又說就是格物致知的『致』;這時候在一旁的一位女醫生說話了,她跟這位男醫生說,聽就知道你一定在跟一個程度很差的人講電話!其中『程度很差』四個字是用強調語氣喔。男醫生用台語說:我某啦∼,男、女兩個醫生都用大笑來掩飾這一陣烏鴉飛過(有看漫畫應該都知道,類似這種尷尬情境,除了臉上長黑線外,還會在空白處會畫好幾隻烏鴉......)我則是忍住笑,拿了報告快步離開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